当前位置:主页 > 军事新闻 >
中国精兵-天降神兵
发布者雪豹靶场  来源:未知  发布时间:2015-09-12 09:52

      相信很多人都会对美剧《兄弟连》里那段“爷爷你是英雄吗?”“不,可我与英雄们一起服役”的对白印象深刻。《兄弟连》曾让美军第101空降师走进中国观众的视野。你可知道,在中国,也有一支战功赫赫的英雄空降部队:空降兵某部六连,它还有一个更响亮的名字——黄继光连。

     早晨5点,天刚蒙蒙亮,正在驻训的六连官兵就已经开始忙碌起来。洗漱、整理内务、出操,一切都进行地迅速而有条不紊。起床号响过十分钟后,身着蓝白色迷彩服的士兵们就已经出现在通往训练场的路上。

    早上,六连的官兵们以班为单位在训练场进行战术训练,战士们都练得很认真。黄继光生前所在部队自朝鲜战场归来后被改编为空降兵,如今已经是一支精锐快速反应部队,历次重大演习演练任务中,他们频频充当攻击“矛头”。

      黄继光生前所在的六班则是这支“矛头”的“尖锋”。班长郑瑞宇是个高壮的河北小伙,刚刚提干,几天后将前往军校报到,他格外珍视跟班里兄弟们相处的时间。

      团里安排黄继光班进行班组战术动作示范,班长郑瑞宇正用小旗指挥机枪手快速前出。这面小指挥旗里面“大有玄机”:尾部可以当哨子吹,班里战士伞降落地后可以看旗语、听哨声快速集结。

      枪炮排的战士们正在练习快速架设重机枪,年轻战士的眼神很有杀气。重机枪是空降连的“大杀器”,不过一套重机枪的重量也相当惊人,要三个人才能玩得转:一人扛枪,一人搬脚架,还有一人携带弹药。

      班用机枪手正在练习依托掩护压制“敌方”占据的建筑物。起伏的山间小路、密集的植被,乍一看还真有点像《兄弟连》里诺曼底战役的场景,只是时过境迁,今日镜头中的空降兵们,火力和机械化水平已远胜二战时的王牌部队。

     下午,训练继续进行,这些是团里的伞训教员。在空降兵部队,伞训教员的地位至高无上:他们都是“身经百战”的跳伞老手,负责掌管训练,监督伞具整理保养等对空降兵而言性命攸关的工作。没有教员签字认可,就算是军长也上不了飞机。

      下午训练的主要内容是跳伞专业科目的地面练习,战士们把水壶一列列码放在草坪上。驻训地的天气非常闷热,顶着下午三四点钟的太阳训练,是对生理和心理的双重考验。

     在野外驻训,团里很多大型训练设施没办法搬来,官兵们就利用一些简易设施复习基础动作,这是用于练习离机动作的跳台。空降兵战士们模仿真实跳伞时的动作,连迈多少步都有明确的规范。空降兵在离机瞬间保持着类似胎儿在母体内的姿态,这个姿势能对身体做出最大程度的保护。

     在这座两米高的平台上,战士们正在进行模拟着陆训练。为了保护双脚,空降兵装备的伞兵靴靴底比普通作战靴更厚,靴帮也增加了内衬。不过即使这样,落地仍然很具风险。空降部队中有“三肿三消,才上云霄”的说法。郑瑞宇回忆,自己在新兵营时,两腿几乎全程是肿着的

      几天后,团里进行实跳演习。战斗跳伞时,战士们需要携带武器、弹药、口粮等装备,平均每个人的出舱负重超过50公斤。用战士们的话说,着陆瞬间的感觉就像“背着头猪从二楼跳下”。

      通过戴在黄继光班战士头盔上的摄像头,我们得以感受真实跳伞的震撼:飞抵达跳伞空域,尾舱门缓缓打开,战士们纷纷起身,迎来又一次跳伞。近些年,空降部队的训练强度节节攀升,很多官兵都有几十乃至上百次的跳伞经验。

      相邻的降落伞看起来遥远,实际上每名空降兵离机的间隔仅有不到一秒钟。出舱顺序也很有讲究:为了防止降落伞之间互相干扰,体重较重、负重较大的战士要最先跳出去。

     已着陆的战士已在奔向先行投放的重装备。英雄的空降部队当年曾在朝鲜战场上靠血肉之躯对抗“联合国军”。如今他们也早已鸟枪换炮,配备了空降战车、空降突击车等机械化装备。

banner